涨知识|斩获诺奖的氧感知机制:贫血、癌症、胎儿都和它有关

澎湃新闻记者 贺梨萍

2019-10-07 21: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氧气,分子式O2,是氧元素最常见的单质形态,按体积来算在大气中大约占21%,在标准状况下是气体,不易溶于水,密度比空气略大。这种普遍为人所知、人类赖以生存的重要物质,成为了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主角。
来自哈佛医学院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的威廉?乔治?凯林(William G. Kaelin)、来自牛津大学和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的彼得?约翰?拉特克利夫(Peter John Ratcliffe),以及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的格雷格?伦纳德?塞门扎(Gregg Leonard Semenza),成为了新晋诺奖得主。这三位均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科学家,因“革命性地发现细胞在分子水平上感知氧气的基本原理”而荣获此奖。
氧的地位毋庸置疑。它是动物生命所必需的:被存在于几乎所有动物细胞中的线粒体所利用,从而将食物转化为有用的能量。然而,几个世纪以来,人们虽然了解氧的重要性,但细胞如何适应氧水平的变化一直是未知的。
上述三位科学家从各自的领域出发,最终汇聚并共同解决人类谜团,揭示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适应性过程之一的机制。他们的发现为我们理解氧水平如何影响细胞代谢和生理功能奠定了基础,也为有望对抗贫血、癌症和许多其他疾病的新策略铺平了道路。
诺奖级前期探索
动物细胞如何将食物转化为有用的能量?在三位新晋诺奖得主之前,一些前辈科学家们已经开始探索之路。
据诺贝尔官网资料显示,德国生理学家及医生Otto Warburg曾提出,这种转化是一种酶的过程。1931年,Warburg因“发现呼吸酶的性质及作用方式”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另外,可以想象的是,在进化过程中,为确保组织和细胞有足够的氧气供应会发展出相应的机制。这里必须提到颈动脉体(carotid body),它是颈动脉分支附近的一个化学受器,与颈两侧的大血管相邻并含有特殊的细胞,能侦测动脉血中的气体分压,主要是血氧及二氧化碳,此外也能感测pH值及温度。
193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了比利时医学家Corneille Heymans,以表彰其“发现通过颈动脉体的血氧感应是如何通过与大脑直接交流来控制呼吸频率”。
HIF登场
除了颈动脉体调控快速适应低氧水平(缺氧)外,还有其他一些基本的生理适应。
缺氧的一个关键生理反应是促红细胞生成素(EPO)水平的升高,EPO会增加红细胞的生成。这种激素控制红细胞生成的重要性在20世纪初就已为人所知,但这一过程本身是如何被氧调控仍是一个谜。
三位获奖者的关键成果:
Semenza, G.L, Nejfelt, M.K., Chi, S.M. & Antonarakis, S.E. (1991). Hypoxia-inducible nuclear factors bind to an enhancer element located 3’ to the human erythropoietin gene. Proc Natl Acad Sci USA, 88, 5680-5684
Wang, G.L., Jiang, B.-H., Rue, E.A. & Semenza, G.L. (1995). Hypoxia-inducible factor 1 is a basic-helix-loop-helix-PAS heterodimer regulated by cellular O2 tension. Proc Natl Acad Sci USA, 92, 5510-5514
Maxwell, P.H., Wiesener, M.S., Chang, G.-W., Clifford, S.C., Vaux, E.C., Cockman, M.E., Wykoff, C.C., Pugh, C.W., Maher, E.R. & Ratcliffe, P.J. (1999). The tumour suppressor protein VHL targets hypoxia-inducible factors for oxygen-dependent proteolysis. Nature, 399, 271-275
Mircea, I., Kondo, K., Yang, H., Kim, W., Valiando, J., Ohh, M., Salic, A., Asara, J.M., Lane, W.S. & Kaelin Jr., W.G. (2001) HIFa targeted for VHL-mediated destruction by proline hydroxylation: Implications for O2 sensing. Science, 292, 464-468
Jakkola, P., Mole, D.R., Tian, Y.-M., Wilson, M.I., Gielbert, J., Gaskell, S.J., von Kriegsheim, A., Heberstreit, H.F., Mukherji, M., Schofield, C.J., Maxwell, P.H., Pugh, C.W. & Ratcliffe, P.J. (2001). Targeting of HIF-α to the von Hippel-Lindau ubiquitylation complex by O2-regulated prolyl hydroxylation. Science, 292, 468-472
责任编辑:李跃群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诺贝尔奖,氧感知机制,澎湃

相关推荐

评论(1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申博138怎么登入不了 138申博体育在线娱乐登入 sbc11.com游戏登入 体采排列3开户 菲律宾申博77登入
sblive87.com xpj8668.com 21pj.com 827sb.com sblive27.com
sun823.com 04kcd.com tyc895.com msc868.com 353msc.com
申博太阳城代理开户登入 滨海游戏sunbet官网 申博手机APP版登入 42sbc.com sun0.com